• 欢迎访问互联网创业平台, QQ群
  • 更多最新资讯可以进群交流

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
综合 admin 5个月前 (03-27) 47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
  我们今天想跟你说的,是一个淘宝卖家的故事。他们平凡无华,却感动了无数人。他们的生意没有回头客,也不说那句“亲,下次再来。”他们卖的,是让人忌讳的——骨灰盒。

  这两天,这对夫妻的心情起起落落。被别的媒体报道的第一天,他们彻夜未眠,一起捧着手机,把评论一条一条仔细看完,“哭了一晚上,感动。”第二天,有网络媒体混淆概念,夸大了他们的收入,负面舆论又铺天盖地而来。他们又哭了一晚上,这一次,是委屈。

  现在,他们拒绝了全国30多家媒体的采访,“只想平平淡淡做生意,过日子。”对于他们店来说,流量再多,也带不来生意。

  陈笑笑正在手机上劝慰一个客户,她的丈夫杨生则在没有空调的仓库里打包今天最后一件货。这也是三年中的第2709件。

  三年,杨生夫妻没有交过一个新朋友,为了避讳,连老朋友的饭局也不怎么去参加,除了父母,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经历。

  “不敢和别人说自己是卖骨灰盒的,亲戚朋友们问,你们在金华做什么,我们就说在网上卖涂料。”陈笑笑说,她之前在浙江做了8年多的销售,有一大群要好的小姐妹,“大家听说我在开网店,都说把链接扔过来,她们也去买一点。你说,我怎么敢扔链接啊?”

  “骨灰盒对快递速度的要求甚至超过了生鲜,因为没有几个人会提前很长时间买,但是晚到了又没用,所以必须精确到小时。”杨生说,三年里他们只和一家快递公司合作——因为熟悉,快递小哥甚至开玩笑说夫妻俩是“搞房地产”。

  其实,1989年出生的杨生自己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搞起了“房地产生意”,但是陈笑笑肯定知道的。

  三年前,陈笑笑的母亲因病离世。小县城殡仪馆中的寿盒简陋无比,陈笑笑便在淘宝上选了一款。而这个店的老板正是杨生。

  陈笑笑老家在浙西深山,快递不能及时送到,杨生便长夜驱车近千里,把寿盒送到陈笑笑手上。

  “后来发现这个人还不错,挺靠谱的,就慢慢走到了一起。” 陈笑笑说,结婚后,她感觉会有很多人和自己一样有类似的需求和愿望,“就决定两个人一起把这块当做事业来做。”

  把大本营定在物流便捷的金华后,去年一年,陈笑笑和杨生全力打造的“梵行阁”淘宝店,利润达到了15万。此外两人还与人合伙,在东阳投资了一个寿盒加工厂,年产值有数千万元。

  “这个钱不好赚。” 陈笑笑叹了一口气,“一年365天,全年无休,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。而且每一个订单背后都有一个悲伤的买家,你必须聆听他们的需求,感触他们的伤痛,还要安慰和疏导。”

  3年,2709笔订单,这些订单的真实用户或缠绵于病榻,或徘徊于死亡的边缘,有些甚至已经告别人世——单以悲悯而言,什么《深夜食堂》,什么《解忧杂货铺》,在这样的生死故事面前,不堪一击。

  陈笑笑说,他们夫妻俩没有办法在长夜中祈祷讲述者家人的永生,只能为他们提供尘世间最后的归宿。

  听说要来采访,杨生夫妻早早开车到金华高铁站接站;在简单、整洁的办公室里,提前摆放了各种水果和饮料;采访结束后,杨生更是热情地邀请大家去他的新房吃饭。

  陈笑笑说,自从做了这一行,她太久没和朋友们一起开心地玩耍了,“不想让她们有顾忌。”连挚友亲朋都不行。

  “毕竟这个(骨灰盒),大家都很忌讳的。” 陈笑笑说,这些年,她的生活简单至极,除了在小区健身房健身,闲暇之余就是窝在家里看各种连续剧。

  “亲,欢迎下次光临”,“再见”,“请帮忙推广一下”……这些再平常不过的销售语言,在陈笑笑眼里俨然就是禁语,“绝对不能说的。”

  为了防止自己出错,陈笑笑甚至把手机、电脑的聊天软件中的表情包全部卸载,日常就用一个“握手”的表情。

  “客户说到难过的地方,我们握手;客户对货物表示满意,我们握手;客户下单了,我们握手;客户表示感谢,我们握手……”陈笑笑说,千言万语全在握手。

  另外,由于行业的特殊性,店铺不能做广告,不能求转发(链接),不能上团购,所有的推广活动都自动屏蔽……

  博尔赫斯有一句诗:“不以生的高傲冒犯他们,不比他们更生机蓬勃”,写尽这一切的深意。

  这些年,陈笑笑和杨生见过太多人们不常见的事物:死亡、笨拙的爱意、愧疚和迷人的星辰。

  陈笑笑说,店铺里一共收到642条好评,每一条评论后面都藏着一段深情,每一条评论几乎都是含泪而来。

  比如有一个安徽的大姐L来下单,说她丈夫生前是个很挑剔的人,这回在陈笑笑的店里挑了一个最贵的寿盒,相信他一定会满意。“大姐说,这个淘宝账户是她老公的,用他的淘宝账户来交易,就像他自己挑的东西一样。最后大姐说了一句,‘这一次,也是这个账户最后一次登录了,谢谢你。’” 陈笑笑说,“当时看到这一句,我的眼泪就落下来了,这么恩爱的夫妻为什么不能白头到老呢。”

  还有广州的一个女大学生C,说要给爷爷买一个寿盒。陈笑笑说:“她挑了一个1288元的,但是她支付宝里只有900多块钱,双方前后聊了将近4个小时。”最后陈笑笑终于弄清楚了,这个女大学生是个孤儿,从小被爷爷抚养长大,如今爷爷老去,她无力厚葬,只想在网上给爷爷买一只好一点的寿盒。

  得知支付宝里900多块钱是C利用暑假送外卖赚来的,陈笑笑当即决定把那款寿盒以半价卖给她,还自费包邮,用空运的方式,将寿盒送到C的老家。

  最难忘的是有个老人家Q,他在网上查到店铺的电话,偷偷打电话过来询问。原来子女不孝,老人怕百年后无人发丧,就自己买好寿盒。老人家不会淘宝下单,陈笑笑就在电话里耐心地一步一步教,最后老人提出一个要求,“他不想让子女知道自己买了寿盒,叮嘱我们千万不要把快递送到他家里……现在想起来,还是心酸。”

  “每一个寿盒要经过三十七道工序、四十五天的工期,我们尽量压低利润,有些甚至不赚钱。”杨生说,“陈笑笑心地善良,她认为这样可以帮助到很多人,那就坚持做下去吧。”


互联网创业平台,版权所有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喜欢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